Alpes

彗星降临的夜晚 Ⅱ

     沿着道路向前走,目光所及之处皆被灰暗的天空所笼罩。寂静与黑暗再次掌控了这个世界,行走的人在此刻仿佛都化为了林间的走兽,卑微地怀着原始的欲望,倾听风的呼声。风掠过树的枝丫,那些草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却更突显出周围环境的寂静。
     终于Liam再次看见了自己的房子,但令他惊异的是房门前竟然摆满了鲜花和卡片,那些花儿有干枯的有新鲜的,应该是经常有人把花放到这里。还有一些诡异的条幅悬挂着,上面写的满是些悼念亡者的句子。他甚至还能看到自己的照片也在这些事物之中夹杂着,他有些犹豫的捡起一张黄色的卡片,看见上面写着希望天堂也有摇滚乐这样的鬼话,不禁感受到一种恐慌,他抬起头看见眼前的建筑已经透露出几分荒凉,房门紧锁着,小院里杂草丛生,一派荒芜,应该是许久没有打理了。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这里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在这个平行世界,有一个名为Liam Gallagher的人已经去世了。
        这不是自己第一次触碰到死亡的阴影了,过去母亲曾生过一场大病,母亲的病曾让他第一次认识到live forever真的只属于那些癫狂的年轻人,他们随意挥霍青春毫不顾忌,但在命运面前,每个人都不得不低头臣服,那些所谓战胜命运的人又能有几个呢?但这次情况又与过去不同,这次死亡降临在了这个陌生世界的自己身上。人们说只要一个不同的选择就会催生出一个平行世界,那么这个世界的自己又是在哪个选择上得到这种命运?没有人会知道吧。
    Liam转过身准备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突然他发现有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人正朝这边走来,因为离得远他只能看到对方瘦削的身影,而当对方走近,熟悉与陌生的感受再次交织在一起,Liam意识到今天晚上的确不宜出行。
       他不愿意看到Noel把自己活成这种模样,在他过去的印象中,这个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极为耀眼的存在,他的Noel很自信也完全有自信的资本。心里涌上酸涩的情绪,他看见Noel双眼充血,胡子也没刮干净,头发乱糟糟的,人瘦的只剩个架子堪堪撑起身上的衣物,在旁人看来估计都会以为他是在经历什么亡妻之痛吧。不对,Liam忽然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去世的人,那么,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但容不得他多想,对方已经向他伸出了双手,眼神交汇之际两人的心神都是一阵震颤,而当Liam回过神来,自己就已经被Noel扣在怀里了。尴尬得不知如何回应,Liam听见他哥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你没有死,是不是?”很喑哑的嗓音低沉得他都不敢认,这怎么说好呢,他听见对方一下又一下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一声比一声绵软悠长,根本无法抗拒。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Liam从桎梏自己的怀抱里脱出身来,他把手打在Noel肩膀上,意识到现在应该是自己来扮演那个“成熟稳重”的人。
       “听着,Noel”他清了清嗓子,有点紧张地继续说,“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不是他,不是那个Liam你明白吗”这让别人听见肯定会觉得滑稽吧,他看见Noel的眼泪都快滑出来了,眼睛里溶解着十分炽热且复杂的感情,一双无处安放的手胡乱地摩擦着身上的衣服,整个人都显的脆弱而迷惘。
     “有些事情发生了是无法改变的”Liam轻轻拍了拍Noel的肩膀,用眼睛定定地注视着Noel,他尝试露出一个所谓温暖人心的表情来,但是有点失败,像是一个缺乏诚意的推销员。然而对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很安静地看着他,仿佛十分乐意就这样站着,然后看着他,不顾忌时间的流转和万物的变化,直到世界终结
      “他...是死了吗”Liam又一次打破了平静,“我是说我,不不不,也不是。你知道我的意思吧”他口齿不清地把自己的那几句口头禅诸如"d'you know what I mean"之类的说了一遍又一遍,还要强撑着做出严肃而庄重的样子。
      “是啊”Noel的表情宛如一个发了芽的土豆,不知道是哭是笑,“几个月前的事了,警方说是自杀”
接着他的声音开始哽咽了,泪水顺着脸上的沟壑滚落下来,砸在地面上“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这个比谁都惜命的混蛋会这么傻”
     “我...对此感到很抱歉”Liam擦去了对方的眼泪接着说,“但是我真的不是他,我只是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地方,马上我就会不见了”他才不会这样随便的了断自己,简单的缴械投降。
      Noel却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又向他迈了一步,然后就像是曾经做过的那样不由分说地把唇附上了那双只能在梦境里浮现的唇瓣,感受到对方轻微的挣扎他只是毫不在意地抱紧了对方,继而加大了力度。唇齿交融间,时间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那些属于过去的久远回忆在Liam的脑海中再次被赋予了生命,又像是游魂一般争先恐后地向外迸出。从少年时一个房间里的嬉戏笑骂到一夜成名后的相互扶持再到最后巴黎打的那一架。不,不能这样,这不是他的Noel,虽然这样听起来有些矫情。
        “但是我要走了”Liam再次挣脱开,“我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对不对?”
       “你知道我终究都是要离开的,我不属于这个世界。照顾好自己吧,活的像个Noel Gallagher,不只是我,他也会这样想。”Liam背过身去,压抑住内心的感情,他不敢回头看Noel的脸,只能听到对方挽留的话带着哭腔地一句一句回响在身后。他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想着Noel此刻哭的十分难看的脸,不禁湿了眼眶,但是他必然是要离开的,因为他还要回到自己的世界。
        这个夜晚还很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了这么久发了才发第二篇,主要原因还是我实在编不下去了😱,然后这篇也写得十分纠结,一直ooc停不下来。啊,不知道怎么说好。有没有去北京场演唱会的朋友啊,我在六门山顶。
      

[咖喱骨科]彗星降临的夜晚 Ⅰ

第一次发文紧张到爆炸,请大家对我宽容一点吧,我还是个孩子....
    想法来自于一部名为《彗星来的那一夜》的科幻电影,就是说彗星降临就可以到其他的平行世界去了,说来电影拍的也挺烧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晚上Liam独自在家,他准备喝一点小酒,然后为自己的新歌再做一些小的修改。然而在刹那之间,家里突然停了电,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种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Liam十分镇定地从抽屉里摸出几只蜡烛,很快烛光又照亮了这一小片区域。他抬眼望向窗外,由于停电的范围很大,附近的很多区域都在夜色中沉默着,而他点的那几只蜡烛便在黑暗中显得愈发明亮起来,但是当他把视线放远,他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户人家依旧在夜色中亮着灯,仿佛没有受到停电的影响。
    不明所以的Liam从自家的小沙发上爬起来,决定走出家门,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能造成这种大范围的停电也许是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
     外面的世界很安静,路上也没有多少行人,附近的房屋都陷入了寂静,点点的星光在空中兀自闪烁着,却使环境显得更加昏暗。朝着亮灯的那户人家走去,他发现自己再绕过街角后穿过了一个几乎完全漆黑的区域,而当他转身走上主干道后却看见视野里的景物忽然变得熟悉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Liam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因为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栋房子正是自己的家。而很明显,他刚刚并没有走回头路,这一切就变得难以解释了。
   Liam站在路旁,转头回家的冲动和向前一探究竟的好奇心使他矛盾的站在原地,但最后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眼前的这栋房子,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自己几年未见却始终割舍不下难以释怀的人,Liam挣扎着挪动了一下嘴唇,他不知道是不是应当叫一下面前的人,而诸如是用potato合适还是简单的用Noel称呼这样的奇怪问题又迸现在脑海里,让Liam有些透不上气。但更为奇怪的事情又接着发生了,眼前的Noel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他十分自然的打开了门,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就走进了房门。Liam从来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但当他准备开口说点什么时候他突然听见自己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惊讶和恐慌交织起来,Liam浓密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而他的身体却在理智回笼前做出了反应,当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蹲在窗台边上,像一个传统而疯狂的偷窥狂般像里面偷瞄了。
   他看见屋里的自己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衣服,头发却没有剪的这般短,还是像过去一样柔软地卷曲着。撇开心里的疑惑,Liam看见这个奇怪的自己用一种近乎埋怨的目光看着Noel,却又突然伸手抱住了Noel,脸上随之流露出小愿望被满足般的快乐神情,而Noel也露出了十分自然的微笑。一瞬间这种兄友弟恭的和谐画面让窗外的Liam感到十分不适,他连忙背过身去,却又无法抑制一种流泪的冲动。
    Liam缓缓滑坐在墙边,房子里面那一对兄弟的谈话却传进了他的耳朵。说什么今天有彗星降临,有一部操蛋的电影说过彗星降临会打开通往平行世界的大门,然后让这时刚好出门的人都无法再回家,不过这他妈一定在瞎扯云云,然后Noel又说,说不定某一个世界的Liam正被困在这里,蹲在墙角准备伺机杀了自己来夺取在新世界存活下来的权利,但房间里的Liam却对此不屑一顾,他骂了Noel一句,又表示其他世界的自己怎么可能打过他之类的。接着他们的谈话又变成了没有营养的胡诌。
    而此刻蹲在外面的Liam才意识到刚刚是被点名了,他有些无措地看了看房间里的那两个人,无法掩饰住自己心里的那种缺失感,那个自从离开Oasis后就无法填补的漏洞一下又一下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他想Noel了,这种事情是无法轻易用其他事情掩盖的,尤其在这个时候,当这个诡异世界的自己正与Noel在一起相处时,这种热烈而痛苦的感情就变得更加难以抑制。他近乎颤抖的蹲在一隅,任由酸涩的液体滚落在脸颊上,但眼泪是毫无用处的,Liam收拾好心情决定先采取更为理智的措施。但窗内那一对gallagher兄弟却快要打成一团了,他们幼稚地像两个面相老成的年轻人,却又幸福的难以比拟。
    Liam从窗户边挣扎着爬起来,时间已经过了自己之前定的睡眠时间十点,看来今天的自己是注定无法继续养生了,他走上了来时的路,却觉得世界在自己的眼前突然开阔了起来。他扬起脸,一些渺茫的星光打在他的面孔上,默不作声修饰着面部轮廓,仿佛是在抚慰着这些岁月的痕迹。如果真的不能回去了又何妨,Liam思索着转身走进了黑暗,不知道下一个世界是不是来时的那一个。
    

     
    

对不起我画的不像,占tag了😱

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我们总会再度相遇,然而容颜已改,我所拥有的也许已同消逝的你共同离去。但现在的我不会忘记,就像过去与未来的时间流转,就像你和我,一次又一次地相
遇。





从Here to stay 的MV里捕捉到的绵绵,只是借个脸而已啦